菩萨带来的不常,佛菩萨真是救苦救难

佛菩萨真是救苦救难

地藏菩萨感应数例

菩萨带来的奇迹

我是四川华莹天池煤矿工人,家住广安竹山乡五庙村。我母是皈依三宝念佛虔诚的人。一九四五年生我时,她已四十八岁。那天她在自家大庙佛堂礼佛,突然感到腹痛,于是急急步行回家,一路称念观音圣号,回家进房,一股浓郁的菊花香扑鼻而来。在念观音声中,将我顺利生下。她念佛恳切,有一天曾告诉我,她七十一岁寿终,果然于六八年在念佛声中西归。
一九六五年,我参加煤田会战,矿山井下,几次临危无难。八五年调供应科任采购,八八年三月出差成都资中县,半夜下车,遇到一伙强盗搜去现金四百多元,并将我绑架。当时我一心求菩萨保佑,口中不断地念菩萨名,忽然那个人说:“有人来了!”就四散逃走,我未被绑走。天亮后路人将捆在我身上绳子解开,承他们凑集路费十多元,得以回矿,领导安排我到服务公司工作。

感应一

观音菩萨给人间带来的奇迹! 哀求观音 破除邪术
数年前,村中有位陈姓跛脚青年,暗恋邻村一位少女,以馈赠糖果为饵,咒以符术,准备迷她的心窍,诱她上钩。不料因对方少女精明保守,不肯接受他平白的馈赠。当时有一位刘姓少女在场(笔者祖母娘家的远亲),因不明就里而误食糖果,因此而中了他的符崇,迷迷糊糊地被这青年诱拐私奔,在外奸宿多日,才把她放回。
该陈姓青年也随后前往女家求亲。女方家颇为此事而感到羞愤,而且嫌他跛脚,坚拒这件婚事。不料,该跛脚青年却以习得的道家符术,作法扰乱女家,企图胁迫。该刘姓少女莫名其妙地在屋内狂喊乱叫,刘家门窗也无缘无故不停地嘎嘎作响,非常恐怖。刘姓少女有一位婶母,目睹这种情形,心有不忍,便以哀伤的口吻念着:“观世音佛祖啊!你要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啊!”这样连续地念了数声,很奇怪的,对方的法力减弱了,门窗作响的声音也减小了很多,后来她常依这种方法祈佛保佑,借以度日。
这是发生在我家附近的真人真事。而念佛得到感应的事,则是刘姓少女的婶母亲口所述,由此我们可以印证佛言不虚。《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上,有“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著于本人”的经句,可惜我们乡下,几乎百分之百都是信奉鬼神的,前述刘姓少女一家人,亦不知如法更加诚心地学佛,否则必能获得更进一步的感应。
选自1994年《佛菩萨灵感探访录》 无情大火跳着烧
黑龙江省望奎县后三乡后二村,今年5月1日,发生一起特大火灾。大火蔓延半个村,受灾者达150余户,烧得片瓦无存者有42户。火起时遇七级大风,因此火势冲天。救火者无法近前。奇怪的是,此火却隔三差五的跳着烧。事后了解到,没有着火的都是供佛、念佛人家①。5月7日,22位家里没有受灾的信佛人,集中在寂光寺叩谢佛恩。此事②是本人亲见,报纸亦有报道。(黑龙江程志1995年10月13日
选自《观音菩萨本迹感应颂》选译增补本
①因家庭供佛大多是供观世音菩萨,故将此事收录于此。②就此事的真实性,编者将电话打到望奎县灵山寺,住持悲文师说:“确有此事。”又说:“事后来请佛的人不少。不过现在这个寺院正式名字叫灵山寺了。”2006年6月13日编者核实补记。
菩萨保佑 遇难呈祥
大庆市乙烯生活小区杨玉林老居士,昨天在街心公园,特意和我讲了他亲身经历的两件事,证明观世音菩萨确实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
1996年,大约阳历8月份,他和老伴同去哈尔滨极乐寺,替乙烯前边的小道场流通处请铜制观音像。回来时乘坐公共汽车,奔驰在哈大高速公路上。车上人很多,连人行道都站满了。车行至过肇东不远处,突然车右侧前轮飞出。真是万幸!高速公路,车多且快,而本车人又多,不仅未翻,竟安然停了下来。当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议论纷纷,个个后怕,暗自庆幸。这时人们注意到杨居士和老伴,每人怀里捧着一兜观音像,都说今天得感谢观音菩萨啊!此时此刻,人们对菩萨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
接着,杨又和我谈起他女儿的一件往事。二女儿杨少馥,今年39岁,在大庆采油二厂四矿上班。33岁那年,大约11月份的一天中午,独自一人在泵房值班,被一窃入歹徒用木棒将头击昏倒地。歹徒往外拖其腿时,见人未死而吓跑。杨少馥忍痛推闸报警,单位来人将其急送大庆油田职工医院。检查时发现头后部被打开一个三角口子,皮肤外翻,血流不止。经包扎后未住院就回家了。第二天,杨居士和老伴听说后去看女儿。见女儿头和脸都肿得不像样子,非常痛心,当天就把女儿接到自家附近的大庆石化总厂职工医院住院治疗。当晚杨和老伴回家时,已过夜里12点。老伴说:“求求观世音菩萨吧。”说完,就在佛堂上香,给观世音菩萨顶礼,虔诚称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一遍遍祈求菩萨护佑,让女儿平安康复。
第二天早上,女儿高兴地对前来探望的父母说:“昨晚咱家供的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都来了,身穿黄衣,在我床周围来回走了一宿,我身上热乎乎的。”老两口听了女儿的笑语,又见女儿的头和脸,一夜就消肿了,喜出望外,连声感谢观音菩萨。后来他女儿休养了半月就上班了。现在一点儿后遗症没有。更奇怪的是,头部伤口连点儿痕迹都看不见。杨居士说:“第二年,我女儿就皈依了三宝。现在每天上班,兜里都带着一尊小的观音像。没事就念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
杨老居士谈起这些事,心中对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之广大灵感深信不疑。
(2001年5月23日孙中传记于黑龙江大庆) “观世音,快救我”
我小妹妹叫李学,和我哥哥都在北京居住。以前小妹妹对于佛法虽不反对,但是持怀疑态度。从小母亲就劝她念佛,不知多少次苦口婆心,可是李学总不肯发心念佛。她入佛门是经历死而复生的惊险过程。
1994年6月,因送母亲往生,我们儿女都回到了老人身边。辽宁的6月是最热的时候。一天,村邻高艳和老杨家一个姑娘来找小妹妹上水库洗澡。三姐不同意她去,说:“水库最深处3米多,年年夏天都有在水库洗澡淹死的。”可是小妹非要去不可。这时她就跟我说,让我做三姐工作。我先看了看母亲,母亲也没表态。我就和三姐说:“天这么热,她要去就去吧。再说还有两个年轻姑娘,不会出什么危险的。在浅处洗洗就回来,千万别到深处去。”三姐再没说什么,三个人就走了。
大约过有两个来小时,母亲有些心慌地对我说:“不好了!李学落水了。快上香求菩萨保佑!”我因害怕手发抖,好不容易将三只香插到香炉里,便跪下不停地叩头,大声喊观世音搭救。这时三姐与三姐夫喊人到水库去捞人。过了一会儿,母亲说:“别怕,李学救上来了。”
母亲说完,就听到外面一片嘈杂声。三姐搀扶着像落水鸡一样的小妹妹回来了。一进屋,李学就跪在佛前,一面磕头,一面大声地说:“感谢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了我。从今我要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原来落水和得救的经过是这样的:她们3人在水库浅处洗完,就顺着水库边往回走。当走到水库最深处的地方,高艳和另一个姑娘你推我拥地闹着玩,不小心高艳便滑入水库里。她在水库里挣扎着就要淹没,李学就下去救她。高艳被她好容易救上来了,可是小妹自己沉入水底滑入深处。岸上有几个会水的男人闻讯赶来,几次潜入水底打捞也没找到李学。大约有十几分钟过去了,岸上人议论定死无疑了。
再说李学。她不识水性,落水沉没后心里全都明白。“扑通”几次也没浮出水面,又连呛了几口水,她想恐怕生的希望不大了。在这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了观世音菩萨,便在心里默念:“观世音,快救我!我母亲还没走,我不能死呀!”这时奇迹出现了:她就觉得一只巨大的手将她托出水面……(李明讲述,2003年9月26日湛深整理于哈尔滨)
节选自《母亲往生记——冯际跃老居士生平德绩及往生纪实》 十里传音 迷山得救
这事发生在1992年。那时我们还在北疆逊克农场场部住。
这年9月25日,正是采蘑菇时节。这天下午,我同对门孙嫂,上场部西边不远的石头山去采蘑菇。我俩在山上山下转悠了有两个多小时,可是连个蘑菇影子也没看见。往远去吧,天是下午,又阴天,怕迷山,我们准备回去。就在这时,我们发现一片榛柴,上面缀着一簇簇的榛子。没有蘑菇就采榛子。采完一片,又找另一片。只顾摘榛子,也不知走了几座山,两个人的篮子都满了。
因是下午,又是阴天,又在树林子里,所以天很快就暗了下来了。一看表是下午5点钟。我俩便顺着原路往回走。走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石头山。这时看哪座山都像石头山,哪条小路又都像来时经过的路。我俩继续不停地往前走,又不知爬了几座岭、穿了多少森林、大草甸子,仍找不到石头山。我俩有些慌了,肯定是迷山了。
夜幕降临。我俩爬到一座高山顶上。往四周了望,四周模模糊糊的山岭和黑森森的林木。天地浑沌一片,根本辨别不出来方向。我们继续往前走。索性将榛子倒掉,一面走,一面喊:“我在这呢——我在这呢——”只听见风刮树木呼呼的响声。人和声音在这茫茫的林海中,显得如此渺小。
我俩大约又走了一两个小时。越走树木越密,荆棘草莽越深。这里根本没有道,好像从来也没有人到过这地方。在里边穿行非常困难,手和衣服都刮破了。我俩仍然在喊,希望有人听到来救我们。这时嗓子都喊嘶哑了。
我俩停了下来,决定不走了(其实也实在走不动了)。我们怎么走了半宿也没有走回场部?肯定是方向搞错了,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正在这时,我们听到附近有“哗哗”流水声音,便循声而去。走出不远,在山崖下出现一条大河。我们确认,这河肯定是沾河。沾河就在场部西部流过。别离开这条河,天亮弄清方向就能找到场部。这河边有十几亩地大的一片沙滩。我俩决定不走了,就在这沙滩上过夜,天亮再走。
夜已很晚了,我俩有些冷。孙嫂会吸烟,有火柴,正巧沙滩上有一颗被水冲倒的大枯树,就将干树枝折下来生起了火。一面取暖,一面防御野兽。孙嫂是农场老户。她说,前些年每年都有采蘑菇迷山的人。一旦迷山,全场就出动人去找。其中就有几个始终没有找到。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说到这里,我们都有些害怕。好在我们是两个人,还能互相壮胆。
边烤火边打算天亮怎么走法。这时我忽然想起来,怎么不求观世音啊?在这危难之时,求助菩萨,肯定会来搭救我们。我想到这里,便脱口喊出:“观世音菩萨,快搭救弟子,把我的声音能传给寻找我们的人的耳里。”接着我就喊:“我们在这呢……我们在这呢……”尽管我用尽力气在喊,可是因又累、又饿、又怕,喊出这微弱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多远,就被风声、树声、水声淹没了。
孙嫂不信佛。她说:“别喊了,咱们走出多远也不知道,喊了半宿,都没听到。这深更半夜的,你若喊来野兽可麻烦了。”这样我也就不敢喊了。可是过了不一会儿,我俩便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如一游丝传入耳鼓:“妈——我听到了!你别动,我们顺着声音找你……”我听出来了,这是两个儿子的声音。隔了一会儿,又传来孩子的喊声,我们也在回应着。大约有一个小时,我的两个儿子终于找到了我们。一看手表,已到晚上10点多钟了。
原来场部发现我们走失,就放广播喇叭动员全场人员搜山找人。一直找到很晚,但没有一点音讯,人们逐渐地回家了。但我两个孩子仍在山林中找。当他俩在密林中穿行时,忽然传来喊声,并听出是我的声音。那声音非常小,好像有人俯在耳边小声说话。据他俩估计,听到第一声的位置距离沙滩至少有10来华里。
我们走到这个河滩位置,在宁家屯附近。这里距场部有30多华里。按说,两处距离这么远,又有无数座山岭、森林阻隔,我发出这微弱的声音,孩子是不可能听到的。但居然两边都听得很清楚,真不可思议!《妙法莲花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上说:“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这确实是观世音菩萨搭救了我们。(彦滨讲述,湛深整理)
选自2003年《母亲往生记》 一分诚敬 一分利益
1997年腊月,我家刚从海伦搬到建三江农场3年。有一天晚上,大约8点多钟,家里人都睡觉了。刚躺下不一会儿,我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来了三、四个当兵的,拿着枪,召唤我们:“快走!快走!”我忽悠一下醒了,然后就看见屋里烟筒和棚相接的地方“刺刺”冒烟。我叫崔如意赶紧起来。我一摸烟筒挺热,赶紧把烟筒底根扒开,一看有一根木头着得通红火,迅速用水浇灭了,避免了一场火灾。当时烟筒四角是用四根木头做成,里外用的是泥草拧的“拉合辫子”。
我怎么赶巧做了这么一个梦呢?我想,这肯定和我供观音菩萨有关。我是搬去的第二年供的观音。供佛的因缘是,我在海伦搬走之前曾许愿说,我到那地方能有房有地,我就供佛。到三江3个多月,自己就有了房。第二年,一次去药店买药,唯独我买的这盒药上,印有一尊观音菩萨像。回家我就把她剪下来,用纸壳做个佛龛后,就把菩萨像供上了。不忙时就天天上香磕头。有时忙了,就几天上一次香,反正心里是有佛。这次事以后,我就请了一尊铜的观音像供上了。
(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场董凤华2004年11月5日讲述,孙中传记录于海伦共合镇大架子屯)
印光大师讲,学佛有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董凤华所述一事证明此语真实不虚。虔诚供奉和礼敬佛菩萨,善根福德自然会得到增长;但除此之外,还应注意听经闻法,阅读佛教典籍,明白教理,这样才能得到佛法的更大利益。

一九八九年秋,胸膜炎乙型脑炎两病齐发。夜梦母亲对我说:“明日下午有个师父找你,给你治病。”第二天果然有人来看我,不是医生乃是信佛的曹居士。他讲佛法给我听,叫我念观音菩萨。我念了几天,病情好转,出院后就不念了。九○年六月二十三日病复发,来势更猛,住院后医生都说难以治疗,几日后曹居士不知怎么知道此事,又来看我,叫我诚心念佛。我向他表示:病好后一定吃观音斋,就在病床上排除杂念,专心念佛念现世音菩萨。真灵!菩萨其是有求必应。才一天半,就想吃饭,头脑也格外清醒,如此一天天好起来,我也加紧念。某夜梦见一位年轻女护士,穿白色大衫,她左手按着我头顶,右手拿着一把一尺长的不锈钢钳子,叫我张开嘴巴,进行清理,替我钳出许多脏物,还教我:“吐了,吐了。”三句,接着向我招手微笑,冉冉上升,向西腾空而去。这个梦境以及神态,历历分明,至今回忆清晰如昨,丝毫不忘。九一年去广安人民医院复查,身体完全正常。

冉居士
60岁,老母亲身患绝症食道癌,自己患腰椎间盘膨出,无法医治。冉居士是八九年全家皈依佛门的,但只是形式上的皈依,生活上也没有什么改变,也不怎么念佛,不是一个如法的皈依的佛弟子。九一年母亲得了绝症,通过大同市医院专家诊断核实后,得的是食道癌。食道癌的病人所受痛苦应该是很大的,母亲也知道,结果决定放弃一切治疗,一心念佛求往生西方。由于没有文化,不能诵经,只是念佛打坐。母亲打坐很有功夫,打坐的时候就好像木雕一样,就连出气都是非常细微的,一般人都很难察觉。她打坐最短也在三个小时以上,最长要坐六个小时。平时她老人家就是打坐念佛,念佛打坐,维持她在五年当中没有疼过,食道癌其实应该是很疼的一种疾病。生活上,她老人家还能自己照顾自己,这五年里没有让人喂过饭、喂过药。她走得也很安详。冉居士深受母亲的影响,开始读经了。开始的时候诵的是《妙法莲华经》,诵了将近三年,没有什么感应。后来加了一部《金刚经》,读了半年时间。后来自己得了一场重病,医生诊断是腰椎三四五椎椎间盘膨出,一到五椎全部增生,同时压迫坐骨神经。当时不知道用佛法来解决,只想通过医学来治疗。做牵引连续做了三十多次,还附加烤电、针灸和打封闭。但是病情只有严重,最后再也下不了床了。冉居士这段时间看了一些净空老法师的《地藏经讲记》,同时也得到了善知识的指点,开始读诵《地藏经》。善知识建议他说:“你原来读诵的《法华经》、《金刚经》都是大乘经典,都是好经,但是你在佛学上没有基础,这些经典越读,你的业障来得越快。你诵读这些大藏经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在你生生世世以来,你造过多少业,造过多少罪,造过多少杀业,杀过多少生。这些冤亲债主他们不会放过你,他要找你算帐。所以正是因为读这个大乘经典,业障现前,得了这种病……”。最后冉居士就改诵《地藏经》,一天保证一部《地藏经》,然后就是地藏王菩萨圣号一万声,除此以外《地藏经讲记》光盘每天都看。因为冉居士躺在床上不能动,诵经念佛的时间比较充分,想睡觉又疼得不能睡,所以这段时间很精进。也就是一个礼拜之后,开始就有感应了,能翻身了,只要有人帮助,上身衣服脱不了,起码下边毛裤能脱掉。自己非常的高兴,所有药都不用了,就是读诵《地藏经》,二十多天的时候,这个效果就更好了,他们扶着起来能换换衣服了。现在已经全好了,没有任何病痛的地方。采访的时候,冉居士精神矍铄,非常健康。冉居士的忠告:“为自己负责,也为你的家人负责,这佛门的路是必定要走的,一定要走的。阿弥陀佛!”冉居士有个佛化家庭,全家人包括小孙子都信佛学佛,读诵《地藏经》,人人做好人,行好事。他们全家经常团聚在一起诵经,互相督促。

九一年六月初一,我在曹居士家三圣像前皈依三宝,持观音斋。每日坚持作早晚课,决不退转。

感应二

我矿工人全师傅愿意听从我劝导,近在佛前发了大誓愿,诚心拜佛,教他女人一齐持六斋。但全师傅至今仍不接纳其子进言,连曹居士的话也不听,我是个无能之人,他反采纳,可见人际缘份关系的重要。

郭居士
54岁,遇到重病而无法走路的邻居。郭居士信佛已经七、八年了,不过以前信佛心不诚,上香、磕头只局限在形式上,对佛法认识还很肤浅。从去年开始才心诚了,接触了《地藏经》,悟出了很多佛理,也懂得了诵经是可以治病的,非常高兴,对于穷人来说,这可省多少钱啊!郭居士就开始诵读《地藏经》,先开始的确费了很多苦功,由孩子慢慢的领读,终于学会了。郭居士同一栋楼里有一个同志,他得病已经十多年了,到处看病,花了很多钱,可是这个病就是治不好,而且还越来越重,最近这两三年就更重了,看上去挺胖的一个男同志,40来岁,可是他就是走不了路,能吃能喝的,就是走不了路,走个十来步他就得停下来缓一缓。郭居士就想起帮这个同志治一下病。她们一起同修的七八个居士,每次诵经后都回向这个病人,同时劝他一起修学佛法,劝他们全家人都念佛诵经。两个多月就有改善,四个月后,病人已经恢复得非常好了。

今年八月看到书上说:念佛人抽烟对佛不恭敬。我是吸了三十年土烟的大烟瘾人,以前也戒过多次姻,都没戒掉,这次八月十九日晚上向西跪下,求佛保佑,将烟戒掉,决定持观音斋改为十斋,仗佛加被,竟不费吹灰之力,将三十年的大烟瘾一下戒除了。

感应三

九一年十月八日傍晚六时,和妻子口角争执,互不相让,妻子陈世莲在一气之下趁天黑从家中跑出去准备寻短见。我发觉后,请生产队的乡邻们替我找寻,到晚上十点,全队各处找遍,不见踪影,我心急非常。在十点半时,我突然想到向佛求救,即向西跪下,声泪俱下的念佛名号:“西方大慈大悲阿弥陀佛,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佑十斋弟子的妻子逢凶化吉,平安回来,弟子坚决削光头天天早晨六时起来念佛。”如此涕泪并下连哭带拜三遍。不一会,我妻子穿着被水浸透的衣衫,发疯似的向家里跑来。我一直在外面寻找,看见她跑回来,真是万分高兴,忙将她一把抱住,她霎着眼睛好像从梦中醒来,我又求乡亲们对她劝解,又给她认错赔不是,她才消了气。在她恢复原状后对我讲:她准备等天黑人静后去跳水库自杀,走到水库边往下一跳,却跳在浅水处。突然好像有个老公公和老太太对她说:“往前面跳水更深”。就看见前面现出一条水路,她就往水路方向急奔,不知怎的奔回家来了。第二天,我就去削光头,天天早晨念佛,实现我的诺言。

陈居士
59岁,表哥是贫困的残疾人,并且患上食道癌绝症。陈居士皈依佛门十多年了,但是对佛法的认识一直很模糊。真正开始深信佛法是从她为表哥助念送往生的时候开始的。表哥是个残疾人,吐字不清,人又穷,没结过婚,很苦很可怜。平常劝他念佛,他也不信。后来病了,找到陈居士,领他去医院检查,诊断为食道癌。陈居士这下着急了,由于食道癌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所以陈居士想到了用佛法来帮助表哥,劝表哥皈了依,强制他念佛。陈居士念佛拜佛非常精进,只有一个念头,求阿弥陀佛,如果表哥阳寿到了,把他接走,把他送到西方,他这一生挺苦,叫他出轮回。陈居士诚心拜佛念佛好些天,并且在表哥过世后的几天里仍然诚心念佛,诵持《地藏经》,终于得到了佛菩萨的感应。通过送表哥往生的这件事,既帮助了别人,又成就了自己,使自己从内心里深信佛法了。

我屡蒙佛思,无法报答,今将亲身经过情况,向大家介绍,希望人人都能信佛学佛,走上安乐光明的大道。

感应四

白含金书于一九九一年十月二十日

段居士
54岁,睡觉时常常受到惊吓。很多医学专家都可以解释魇梦,一个人如果偶尔有魇梦,也无需大惊小怪,但如果经常性的魇梦却不是那么简单了。段居士就是如此,经常性的魇梦让她痛苦不堪,就连家里有人的时候,睡觉也是害怕。魇梦的时候,段居士就念佛,念观音;但是如果某天不念,那天晚上又有可能发生魇梦。后来,段居士发心念诵了百卷《地藏经》,从那以后,魇梦就消失了。不知道从医学角度上这又如何解释呢?

感应五

张居士
24岁,患严重面部痤疮。诵《地藏经》以前,张居士满脸都是青春痘,采访的时候,还可以清楚的看到痤疮愈合后剩下的少量黑斑。他诵了《地藏经》一个月左右,痤疮不再增多,逐渐的减少了。通过诵读《地藏经》的亲身感受,更加深了对佛法的认识及信心。24岁的张居士劝告同龄人,以尝试的心态诵持三个月《地藏经》,都会得到真实受用的。

感应六

王居士
31岁,非常孝顺的儿媳妇,两年前,她的公公车祸后,头部开颅手术昏迷,伤势非常危急。王居士从小就信佛,常常诵《阿弥陀经》,当时熟练得可以背诵。如今工作繁忙,只诵持《心经》。王居士的公公昏迷的日子里,心神不安的她想到念佛来祈求奇迹的发生。后又经善知识的建议,加诵《地藏经》。由于王居士的真诚心,虽然其公公曾出现瞳孔放大等病危症状,但二十二天后,还是最终清醒过来了,之后又坚持诵持了四十九天《地藏经》。其公公八个月后已经又开始上班了,可见恢复得很快也很好。王居士的爱人如今也真诚的信佛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