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他爹是妇人的另三个儿女,女子对夫君如是说

男人们很骄傲。

   
 “圣经上讲,女人要说服,不是说非要女人怎么样,只是不顺服的女人不幸福”,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和我讲圣经,不过那时的我觉得这句话简直了,对于一个一直坚信男女平等并不断为此努力且愤世嫉俗的人,这简直不能忍,不过我忍了,并且到现在,我对她有一种新的看法。

我要声明,我不是女权主义,也绝非对男人有什么偏见,一家之言而已。

因为圣经上说,上帝先是造了男人,后来觉得男人寂寞,就在男人睡觉的时候取下他的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跟男人作伴,就是男人的妻子。

     
 第一次是听于宏洁牧师的讲道,上帝造了亚当,然后使她沉睡,取了他胸口处的一根肋骨,造了夏娃。所以男人是先于女人被造的,不过这并不是女人要顺服的原因。上帝使亚当沉睡,然后以肋骨为基础,在此之上慢慢的创造夏娃,为什么要后来造夏娃,因为上帝想要创造一个更精致的人出来,可以使这两人做伴。这就像我们在生活中看到女人可以将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而男人并不能。到这时,我还是不能理解这句话。

《圣经》里说,上帝为了不让亚当寂寞,就拿走亚当的一根肋骨,这根肋骨成为了夏娃。我猜测,上帝一定是个男人,他肯定是超然之后,发现女人的唠叨特有魔性,女人和女人之间永远看不出是真好还是真利用,擅长“宫斗”,还有“三个女人一台戏”以及“几百只鸭子”之类的论断。那么,不知道上帝创造出夏娃之后是否后悔过,反正夏娃肯定后悔被创造!

男人觉得女人是他们的附属品,

     
 后来,我不断的看电影,看书,祷告并借此来和上帝交流,学着去爱上帝,爱世人,我的内在慢慢打坏你了一些变化,所以当我看到周国平的《爱与孤独》时,我理解了当一个女人顺服时的力量。在我理解,顺服并不是听话,听从命令的顺服,而是温柔,就像宫崎骏动画里的那种温柔,暖暖的,柔柔的,不经意之间就嗖嗖的钻到了你心里,那是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不信你观察你身边那个大家都喜爱的姑娘,即使是你,你也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强大的人格魅力让人难以抗拒。她说话一定是温声细语,带着女孩子那种特有的魅力而不是可以响彻五里荒原的那种大嗓门。那才是顺服的真正意义,那是被爱护着成长起来却又有智慧的女子,身上散发着香气。只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在爱护下成长的,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乐于安静的去学习智慧,聆听生活,所以会觉得世上如此艰难困苦,活着没有意义,开始质疑人生的意义,而这,才是与顺服相悖的。

举个栗子。结婚以后。

“上帝为了让我们高兴才造了你们女人。”

     
 我读《爱与孤独》里有段话很感动,爱的给予既不是谦卑的奉献,也不是傲慢的施舍,它是出于内在的丰盈自然而然的流溢,因而是超越道德和功利考虑的。你爱的卑微,那便是没有人去爱一个低到尘埃里的你;你爱的傲慢,人们总会感受到距离与嫌隙。只有一切是自然而然的流溢,超越道德与功利,大家自然也不会用世俗的道德或是功利来审判你。当内在丰盈,自然流露,流露出来的那个你便是真实而又魅力的你。所以我赞同女性的自我觉醒,也希望能有一颗丰盈的内心。

女人常常说自己做家务很辛苦,好男人在女人做“唐僧”的时候通常会沉默不语,女人以为男人不把自己当一回事,语气就会加重,嗓门就会提高,以引起亲爱的对自己的重视;然而,男人却会因此变得暴躁。为啥呢?因为男人正在思考如何减轻女人的家务负担,是帮她扫地还是帮她拖地,或者如何帮女人做个家务计划,让女人轻松点。可是女人的高八度却让男人感到自己并不被理解。所以,男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他老人家造女人是为了看人家家里的笑话呢!当家庭战争升级,女人会越想越委屈,坚决要把事情说清楚;男人却觉得这根本不是啥大事,让女人说去呗,不吭声、不和女人一般见识。——大多数的孩子之所以会被批评很久,是因为在受批评时都不能很快地承认自己的错误,沉默只会让人以为是对抗。——大多数的男人不以为然、不当回事的情绪只会点燃女人的怒火!所以,聪明的男人会哄老婆,一句“辛苦了”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其实这个不过是表象,不是有天地万物吗?不是有飞禽走兽吗?有太阳和月亮相伴,你们男人还会寂寞吗?就是寂寞,也还可以再造一个男人嘛,不是有很多男人喜欢打牌,玩同性恋吗?

再举个栗子。生孩子以后。

重要的是男人只有靠着我们女人才可以生产,省去上帝不少麻烦——这个才是上帝造女人的本意;

女人天生会谆谆教导,似乎有天赋一般;男人却是爱解决问题的直脾气。面对孩子,能跟孩子真生气的一定是男人。女人安抚了一张白纸的娃以后,常常需要花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来委婉地“教育”男人。说话轻了没分量,重了会伤男人的面子。所以,女人教训孩子张嘴就来,反正孩子不记仇,还得哭哭啼啼地说“妈妈我爱你!”教育男人就得讲究方式方法,旁敲侧击,循序渐进……别说女人活得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如何对付自家男人——那个已经脑子里画满了图画改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的男人。

男人女人对上帝来说一样重要,克隆人是违背上帝旨意的,男人离了女人也能生产的时候人类离灭亡就不远了。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孩子,但肯定大部分女人都觉得自己嫁了个孩子。原谅自己的眼光问题吧,因为男人在家里的表现都差不多,嫁这个和嫁那个区别不是特别大,除非女人自己已经渡劫到了更深一层——你选的男人或者是女人一定是自己潜意识中的需求。

除了生产,女人还能带给男人肉体的快感——对男人来说,这是比生产还要重要,还要原始的需求——男人想女人首先是性,孩子是副产物。

别嘲笑对方了,和对方吵架其实就是在和自己吵架,在跟自己的眼光过不去。男人天生就是个孩子,他们一辈子在各种各样的玩儿中创造世界、创新领域。如果你生了个男孩子,请一定接受他爱玩的天性,请一辈子都把他当个孩子。

男人愿意花钱买性,还有一些被欲望烧出毛病的男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强奸妇女,性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就像吃肉,喝酒,万万少不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女人掌控着男人的快乐, 男人通过女人才能走向极乐世界。

圣经上说,男人要离了父母去追女人,女人是男人的归宿——后一句是我加的。

女人天生爱美,姐妹们可以关起门来,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站上两个小时——男人们从来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他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美,他们的脑子是木头做的;

画了又画,描了又描,出门我们还是不忘带上化妆品。

年轻的时候我们像蝴蝶,喜欢飞来飞去,被男孩子们追得我们不想停下来;

毛手毛脚的我们不喜欢,我们喜欢斯斯文文的帅男孩——高仓健是男人的偶像,我们喜欢都教授那样的。

结婚前,男人的工作就是追女人,这是上帝喜悦的——上帝把我们女人造的很美,就是方便男人们来追。

即便是木子美,风姐姐她们也要有人追;

她们拥有另类的美,你不懂欣赏,她们也是天仙——她们一样很自信,一如芙蓉姐姐所说,

“我那妖媚性感的外形和冰清玉洁的气质(以前同学评价我的原话)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众人的目光无情地揪出来。”

男人是孩子玩的小汽车,小手枪,女人才是真正完美的艺术品。

男人虚伪,女人率真,我的那些姐妹们,比如露露, 美美,
还有嫩模,车模,她们裙下的风光露出来让男人神魂颠倒,男人说那是骚——可这难道不是你们想看的吗?

听洋男人说,“WOMEN ARE DIFFERENT ANIMALS, YOU NEVER KNOW WHAT THEY
REALLY WANT”。

依我看,男人才是DIFFERENT
ANIMALS,他们想的和说的那才不一样呢——婚前婚后判若两人。

只有一件事男人不撒谎——就是他们喜欢钱。

男人们喜欢钱多的工作,比尔盖茨,李嘉诚是他们的偶像,马云也快了——反正是谁有钱他们就想变成谁。

他们还依此类推,说什么女人要嫁给钱,哪怕是有钱的老头之类的荒唐话。

这个很俗气,其实女人对钱这个劳什子的没有概念——我们不喜欢钱。

一天到晚想着赚钱的是男人,女人要的是浪漫——自己工作赚钱算什么,干爹给的钱那才是值得炫一炫的。

住着别墅,开着玛莎拉蒂,海边停靠着自家的游艇;

可以在海边的沙滩上晒太阳,一边听着流行歌曲,一边看莎士比亚的小说;

有佣人,可以不用自己做饭收拾房间;

晚上可以有烛光晚宴,有轻音乐,有法国的葡萄酒。

谁能给我们这样的生活,他们就是我们的白马王子,未来的夫君——哪怕他出身寒门。

只要努力,男人们个个可以有娇妻–除非你没有肋骨。

结了婚的男人,你们的工作就是哄你们的太太开心,这也是上帝喜悦的——女人对浪漫的追求不会因为结婚就有丝毫的减弱。

男人不要只是想着工作,要抽时间多陪陪你的太太,太太开心了,你的生活才会幸福——婚外恋是上帝不喜悦的,上帝当初只抽了男人一根而不是两根肋骨,做了一个而不是两个女人,可见上帝是崇尚一夫一妻制的。

洋人说的“HAPPY WIFE, HAPPY LIFE”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关键是你要听话,要体贴人,要做到从心里爱你的太太,不可口是心非,不可埋怨你太太不贤惠——和你妈妈闹矛盾,你要是总站在太太一边她还会不贤惠吗?

女人需要哄,需要来自男人发自内心的真诚的赞美。

中国古代有个老人家说,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有现代的专家学者说,这个话其实不是这个老人家说的,老人家是不会这样贬低女人的,还有人说此小人非彼小人也,老人家不会把女人当小人看。

依我说,这些个专家学者就是狗屁不通,老人家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男人们觉得自己很酷,很潇洒,很正直,很男人,被冤枉了也不屑一辩。

这样的男人我们才不稀罕呢;

我们喜欢小人,就是那些会甜言蜜语的人,西门庆,陈冠希女人多多,而男人们,你们眼里的好汉武二郎却只能出家当和尚,就是这个道理。

郁闷吗?觉得很不公平吗?

是的,事实就是如此。

想女人吗?先钻进我们的石榴裙下再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